返回網站

幸福力採訪:服務帶來意義

可否簡述您的經歷?

18歲畢業於花蓮高農,隨即入伍海軍陸戰隊專修軍官班,21歲為少尉排長,陸戰隊學校區隊長,25歲升任連長,1977年退伍。

退伍後做過推銷員,果菜市場賣水果,水電工及花蓮糖廠臨時工。

26歲考取警察學校,擔任消防警察八年,期間考取乙等警察行政特考,並就讀政大空中行專。

1989年轉調至台北縣萬里國中為出納組長,並取得二專學歷。

1991年再調至臺北市立療養院為薦任科員,1993年任秘書室主任,2005年退休。

之後至內湖科學園區世益電子公司擔任行政專員2年。

2008年返回花蓮經營民宿迄今,期間持續擔任富源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、理事,及富源保安宮副主任委員。2016年至2019年為花蓮國際民宿協會理事,2018年當選為花蓮縣瑞穗鄉富源村第21屆村長。

好豐富的人生,精采絕倫!我的第二個問題是,有哪三件事,讓您回憶起來,覺得自己還不錯;一想起來,就會讓您對自己感到滿意的三件事以及理由。

一、淡水河救自殺投河的人與火場救出受困者。

二、年僅25歲被長官賞識提拔,升任連長帶領部隊戍守烏坵島海防。

三、當選村長為民服務。

可否多談一些關於救人的感想?

我是台北市消防隊訓練出來的救生員(領有中華民國水上救生協會核發的證照),1981年在龍山分隊任職,由於臨近淡水河,早期厭世跳水自殺者非常頻繁,只要有人報案,我們救生隊就得出勤,淡水河每天會受海水漲退潮的影響,致使河床會有高低深淺不一,所以在任何一座橋跳水,跳到深處者溺斃;淺處則會陷入泥漿中,只露出頭,但不會死。這種案例最難救,救生隊要救他,他會呼天搶地的叫不要救他,通常我會先給他賞耳光,讓他清醒後,再拉救上岸。

火場救災救人,更是經驗累積與學長教導,不然救不了人,還會葬身火窟。每當抵達火場,只要知道火場裡有人來不及逃生,指揮官會指派搜救隊配戴空氣瓶,由水線掩護進入火場搜救,再將受困者帶離火場。一般被救出的災民會心存感激,我們只是盡義務不求回報,這是我的人生最快樂的時候,因為救人是積德。

原來許多行業都在救人,消防隊是第一線。我在內江街念護專時,曾因遇到企圖投淡水河自殺未遂的婦人,將她帶回宿舍洗澡更衣,至今仍記得淡水河泥漿的臭味。

你年僅25歲就被長官賞識提拔,升任連長帶領部隊戍守烏坵島海防。連長管多少人?烏坵島在哪?戍守烏坵島海防做些甚麼?您如何帶領人?

當連長帶領全連120人,戍守烏坵島,打開GOOGLE地圖找找看,就在金門與馬祖之間,靠近福建省埔田,湄洲島附近。駐守期間極為艱困。

那時外島晚上六點以後全島燈火管制,所有官兵只能駐守坑道或碉堡內喝酒。連長會帶排長到各哨所查哨(查哨是很危險又膽顫心驚的任務),有些哨所士兵會聚賭,輸贏很大,當連長如果不下令禁賭,意外事件就會衍生,諸如賭輸心情不好,又離島思親,就有自殺、意外事件發生。

白天要構築工程,如坑道,调堡,運補船靠岸裝卸補給品,每件事物我都帶頭做,身先士卒,官兵士氣提昇,效率自然高,這是領導統御很深的課題,墊定我日後行政歷練的基石。

聽得我心驚膽跳!2018年您當選花蓮縣瑞穗鄉富源村村長。您如何為民服務?

2005年元月退休後,曾到內湖科學園區科技公司擔任人事與總務,後來因為要照顧年邁雙親,返回花蓮,也蓋農舍,原意是與父母同住,方便照顧,無奈農舍蓋好,兩老因沒有左鄰右舍串門子,而不願入住,只好改作民宿。

經營民宿期間,也同時投入社區營造與宗教活動。服務鄉親,深獲鄉親父老賞識與信任,推舉我參與2018年地方村長選舉,也順利當選花蓮縣瑞穗鄉富源村第21屆村長。

當選村長後,我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熱忱服務的心,不分族群,積極深入了解鄉親的需求,協助解決與答覆,期間難免有不同聲音(選舉後遺症),本人是充耳不聞,因為行得正,不怕影子歪,是我的信念。

我服務策略是找出最弱勢族群,例如低收入戶,獨居老人,身心肢障住戶,定時探訪關懷,並尋找資源發放。官場文化我經歷過,畢竟還是險惡的,我總會以老二哲學度過。

何謂老二哲學?

老二哲學就是不管你的身份地位多高,財富,能力多強大,虛心面對,不強出頭,跟在人家後面。我的人生,活過一甲子,因為年少不讀書,求學,求職一路不順遂,成家之後,為了家庭,靠後天努力,彌補先天不足,因為工作職業顛沛流離(經常搬家),直到35歲才穩定下來。期間嚐過苦難與挫折,充滿淚水與歡樂。

當村長,我雖然忙,但是很快樂。因為每天都會有不同的問題與狀況,只要協助解決,讓鄉親有感,風評自然就好,就算再辛苦也值得。在老天爺考驗我的健康後,人生起了很大轉折與頓悟,我學會自我反省與調整。

關於健康問題,我知道今年夏天的一場大病,讓您決定將訂好的百萬電動車解約,您說可能沒機會開車了,體重在三個月內下降20公斤,飽受死亡的威脅。請問,是甚麼樣的力量,讓您能面對死亡的威脅?

官場歷練成就我的心智,調整自己。退休後投入宗教,社區服務,民宿經營,接觸層面廣闊,豐富了我的人生,雖然身體病痛,我會平靜面對,沒有恐懼更沒有憂鬱,因為已看淡,該有的我已擁有,夫復何求。

可不可以這麼說?您認為該有的都已擁有,所以不需再去擔憂煩惱身體的病痛,只要做好村長每天的事就對了,同意否?

這就是我當選村長後所追求的目標。

我知道您目前每天5點半起床騎單車,練體力,來回25公里,已經持續三個月了,是甚麼樣的力量,支持著您勇往直前,而不是困在原地自嘆自怨或怨天尤人?

想再多活幾年。我是為自己啦!我生病住院時,小腿的肌肉都沒了,現在又長回來了。生病前我本來100公斤,可以抱得動要去慈濟看病的老母親,她有80公斤重。現在我80公斤,沒辦法把她從輪椅上抱到我的車子,只好趁騎車時,練伏地挺身,每天練30下,希望可以早日恢復健康時的體力。

您自己重病初癒,還得照顧年老父母,特別是長期臥床的老母親。我還聽說,每當有村民生病住慈濟醫院時,您都會開車去探訪,單程就要1小時,真不容易啊!驚人的毅力!

這原本就是村長的職責,不值得炫耀。

如果說這次訪談要您下一個主題,您會為自己下甚麼主題?

柔軟。

*2016年受訪者(圖中左)參加花蓮縣客屬會,客家文化藝術成果評比,榮獲全縣第一名。

採訪者:碧凰

採訪時間:2019年11月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